manjingdan

【授权翻译】血浓于地毯洗洁精(2/3)

Erix:

原文:Blood Is Thicker Than Carpet Cleaner
作者:Alexicon
配对分级:Stucky / PG
内容设定:半AU,史蒂夫是美国队长,巴基和史蒂夫不认识。
译者附言:特!别!可!爱!


)2. (→)

老天保佑,本周无事发生(周末也一切平安),没有什么来破坏他周一的计划。史蒂夫配了公寓的钥匙,他的制服和盾牌都安好地藏进了密室,一切妥当后,巴基在周一清晨出现。

“嗨,”史蒂夫说道,“你今天来得很早嘛。”

巴基皱巴巴的脸拧出一个似笑非笑,摇晃着手里的三个水桶、一沓子抹布,还有几瓶各式各样的洗洁精。“早起的鸟儿有土扫,或者无论有什么。”他这样回答,话语还算清晰,“顺便说,早上好。”

“早上好。”史蒂夫回答,他觉得这一切很有趣,“开始之前你想吃点早饭吗?”

“好啊,拜托了。”巴基松了口气,扔下他的清洁装备,坐到厨房里最完好的一把椅子上。史蒂夫为这种情况做好了准备,他泡了咖啡(难喝但有“老家”的味道),准备了煎饼和数量惊天动地的华夫饼。

当史蒂夫把巴基的盘子放到他面前时,巴基一脸愉悦。

“呃,我希望你现在有胃口。”史蒂夫说道,脑内仔细回忆着正常人类的进食习惯,“非常非常有胃口。”

“我确实饿了。”巴基向他保证道,随后便以实际行动验证了自己的说法。他吃的速度和食量几乎超过了史蒂夫,史蒂夫曾觉得这种事不可能发生(雷神索尔例外)。

“我该去干活了。”巴基一脸爱惜地看着盘子里剩下的饼渣渣。

“好的。”史蒂夫说着站起来,把自己的盘子放进水槽,靠台边站着,手中拿着咖啡杯。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会儿,史蒂夫故意放下手中的杯子。

“我猜我一直在这盯着你干活,会显得很奇怪。”史蒂夫察觉道。

“大概会。”巴基表示赞同。

史蒂夫点点头,再次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就去取他的外套。当史蒂夫走到厨房门口时,突然停了一秒。

“拿着。”他把配好的钥匙抛给巴基。巴基轻而易举地接住钥匙,“如果你完工时我还没回来,离开的时候记得锁门。”

“当然了,史蒂夫。”巴基给了他一个迷人的微笑。

史蒂夫以自己最好的笑脸回应,随后便离开了。

几小时后,当史蒂夫回家的时候,巴基仍然在工作。他看起来筋疲力竭(头发在脑后扎起来,他不再洁白的上衣沾着橘红色的印子)表情却异常兴奋。

“两块儿洗掉了,还有十七块半!”史蒂夫一关门他就对史蒂夫喊道,两只手高高举起来,好像刚赢了摔跤比赛。史蒂夫忍住笑。

“太好了。”他赞许地说道,“不过我有点儿好奇,你说的半块儿指什么?”

“你知道走廊地毯上那几滴血迹吗?”巴基煞有介事地问。

那几滴血来自于史蒂夫用膝盖撞碎了一个特工的鼻梁骨,是的,史蒂夫知道那几滴血。他表示肯定地哼了一声,准备转移话题。史蒂夫想到的最安全的话题是:吃。

“在你结束今天的工作之前想吃午饭吗?”

巴基立即兴奋起来,抬头微笑。

“太好了。”他说道,“你做什么午饭?”

(巴基摘掉了他的橡胶手套,警惕地扫了史蒂夫一眼,史蒂夫没作反应。他当然注意到了那只金属手,但考虑到贸然询问会显得无礼,特别是史蒂夫雇佣巴基给他擦地板的情况下。)

午饭期间,二人消灭了一打贝克牛肉三明治以及一加仑的牛奶。

“我觉得自己一百年没吃过牛肉三明治了。”巴基嘴里塞满食物,呻吟道,“反正很久很久了。”

“是呀,我知道那感觉。”史蒂夫完全同意,暗自为一件过去的私事感到好笑。

他们安静地坐了几分钟,气氛轻松舒适,史蒂夫摩挲着他的牛奶杯,巴基心满意足地揉着自己的肚子。

“你对那些血迹不问缘由。”史蒂夫说道,“你不感到好奇吗?”

“哦,我当然好奇。”巴基的语气里带有笑意,“但我猜你在自己的公寓里和谁打架我可管不着,除了,当然,归我管的事情,我猜会管,就是那些血。你看起来像个好人,我猜你不会无缘无故对别人怎么样的。”

“这可不一定。”史蒂夫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看向远处,“但我尝试那样做。”

巴基大笑了一声,“我们不都是这样。”他有些伤感地说道。

这一天的状况成为了他们本周的惯例:巴基会在清晨出现,与史蒂夫一起吃早餐,史蒂夫会离开几小时,不是去神盾局就是在城市里逛,然后他会回家吃午饭,并与巴基告别,第二天清晨二人再见。

直到周日那天,娜塔莎突然把史蒂夫抓进了总部的一间病房,因为考虑到太多安保系统对病人身心无益,那里监控设施最少。

娜塔莎那个特殊表情意味着大麻烦。

“史蒂夫,”娜塔莎用不可置信的冷静语气说道,“别惊慌,但你的保洁工的身份不是他告诉你的那样。”

“他告诉我他叫巴基·巴恩斯。”史蒂夫迷惑地告诉娜塔莎,“谁会用这种愚蠢的假名呢?这名字让人记忆深刻,我敢保证他没有对他的名字说谎。”

“他确实没对此说谎。”娜塔莎承认道,“但巴基·巴恩斯还被称为冬日战士,他是业界知名的杀手,只要你付得起钱,他谁都能杀。”

“但作为一个职业杀手,他擦地板也擦得很在行啊。”史蒂夫不由自主地说道,脑袋一团乱。

“我不确定他有什么计划,但明显不会是为你好,这家伙杀人的年月有你年纪的一半了,他可不是个小角色。”

“你的意思是说,自从……”

“自从1956年,这可不是开玩笑,史蒂夫。”娜塔莎说道,她话语严肃,虽然音量极低。

“我也没觉得好笑。”史蒂夫回答,“你看,巴基也许是,也许不是,你说的这个职业杀手,但我想你大概没明白,他在给我擦地板,他已经给我擦了整整一周地板了,肯定有足够的机会能够干掉我,特别是当我转身给我俩做早饭或做午饭的时候。”

娜塔莎瞪着他,脸上突然挂上一抹坏笑。

“你一直给他做饭吃?”

“嗯哼,”史蒂夫小心谨慎地回答,不明白她提问的用意。

“你从不给我和萨姆做饭。”她指出这点。

“我一提到食物你俩立即就会抢走决定权,你们甚至不允许我烤面包片,我觉得萨姆担心我会把面包烤糊。”史蒂夫说道,随后他又小声补充,“但巴基喜欢我给他做的吃的。”

“所以说,这就是你的类型?”她以无辜的语气问道,“非常迷人,擅长清除任何东西的血迹,吃你做的食物,一眨眼就能杀掉个人。这简直让我对你刮目相看,史蒂夫。”

“我没有类型!”史蒂夫心不在焉地抱怨道,但娜塔莎一脸恶作剧的表情。

“你应该带他来见见我们这些队友。”娜塔莎欢欣鼓舞地提议道。

“才不!”史蒂夫回答,睁大眼睛,“这主意糟透了,特别是他根本不知道我是美国队长。”

娜塔莎对此嗤之以鼻,“哦,拜托了,史蒂夫, 他又不是傻子,大概第一次挂上电话就把你研究透了。”

“我不这样认为。”史蒂夫说,回想着他们的第一次会面,“也许第一次见过之后他会调查我,但他不知道我是谁,等等……娜塔莎。娜塔莎?我雇了一个职业杀手?!”

“没错呀,我一直在告诉你这件事。”娜塔莎耐心地回答。

“不,娜塔莎,我是说,他不是保洁工,那是他的掩护,怪不得我付他两万美金清扫公寓的时候他那么吃惊!”史蒂夫嘶声说道,“他以为我是付钱给他杀人的,见鬼。”

“你为这付他两万美金?”娜塔莎重复道,听上去对他敬佩不已。

“他说那就是他的日常价了!”

“我相信那确实是,难怪他会接你的生意。”娜塔莎干巴巴地说道,“实际上杀人的活他赚不到两万美金,他还需要购买装备,必须从费用中刨去。接你这个活,他能赚更多钱,甚至用不着杀任何人。要我是他,我也会接单的。”

“你才不会。”史蒂夫不信地答道。

“我是不会。”娜塔莎给了他一个小小的笑容,“但我至少会考虑一会儿。”

当下午他们躲到史蒂夫的公寓与萨姆视频的时候,萨姆几乎笑死,随后他死而复生,开始问严肃的问题,例如他们是否确信史蒂夫安全,史蒂夫是否需要后援。史蒂夫确实拥有一些好伙伴,即使他们尽是些混球。(史蒂夫拒绝了后援,他认为世界上绝对有远比给对方洗一周地板更有效率的方式来杀死或绑架一个人。事实上史蒂夫能想到十二种临时的解决方案,其中只有一种需要真的武器,娜塔莎可能能想到更多。况且,如果巴基真是个杀手,他肯定能认出复联的所有人。)

周一的早餐非常尴尬——至少对于史蒂夫来说是这样,他不得不故意把视线从巴基身上移开,以免显得可疑,但又不得不把视线移回去,因为如果他突然开始回避与巴基对视,仍然会显得可疑。

“有什么问题吗?”巴基问道,他挑起眉毛,史蒂夫不自在地扭着身体,勉强隐藏自己带着罪恶感的脸。

“没有!”史蒂夫说道,脸上贴着用力过猛的假笑,那笑容曾在全美无数海报上变得永垂不朽,但现实中可说服力欠佳,史蒂夫知道这个,但有些时候,他就是难免要堕落回自己做马戏团巡演之前被强灌的那些表演课的水平,而不是后来他在SSR和神盾局接受的间谍训练。

“这可真有说服力,伙计。”巴基评价道,但随后他不再追究,又往盘子里拨了些炒蛋,并用番茄酱把炒蛋完全淹没,直到盘里看不见一丝黄色。

“想来点儿鸡蛋就着那些番茄酱吃吗?”史蒂夫忍不住调笑道。

巴基开玩笑地瞪他,“我不介意来点鸡蛋。”他说道,随后又铲了一勺鸡蛋,堆到番茄酱小山上,随后他当真吃了一口。

史蒂夫做了个鬼脸,“你真的是在喝有点儿鸡蛋味儿的番茄酱。”他呻吟道,“那看起来糟透了,你怎么下得了嘴?”

巴基面不改色地吸收他的早餐,几乎用不上叉子,“我吃过更糟的。”他一边吃鸡蛋番茄酱一边嘀咕,“再者说,我喜欢番茄酱,味道很好。”

“我也喜欢番茄酱,如果你不介意给我留一点的话,只不过没你这么喜欢。”他伸手去拿番茄酱瓶子,所幸里面足够史蒂夫用的了,虽然他今天还得去买新的。也许待会儿出门的时候,他应该带上购物单,“嘿,你需要买什么东西吗?我今天会去超市。”

巴基放下叉子,眯眼看着史蒂夫,“你能帮我买些绑头发的皮筋吗?我只剩最后一根了,它们向稻草一样太容易断。”他最终问道。

史蒂夫点点头,在本子上记下来,“中午吃什么?”

“你做的东西都好吃,我随便。”巴基耸肩道。

史蒂夫露出灿烂的笑容,再次点头,他站起来,亲切地拍了拍巴基的肩膀,在走廊的衣柜里扒出自己的外套。

“这就走了?”巴基喊道,他听起来有些失望。

“是呀,”史蒂夫回答,“我想着早去早回,而且你几乎要完工了,不是吗?也许我们可以庆祝一下。”

巴基脸上挂起了大大的笑容,“没错,好吧,最好做点好吃的给我,罗杰斯,我干活可卖力了。”

史蒂夫哼道:“今天你可什么都没干呢。”他躲过巴基假装挥过来的拳头,笑起来,带着喜爱地再次拍了拍巴基的肩膀,“待会儿见,巴克。”

“待会见。”巴基回答,史蒂夫关上了门。

TBC

评论

热度(36)

  1.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Erix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黄逗Erix 转载了此文字
  3. manjingdanEri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