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jingdan

【待授翻/寡冬】泥足深陷(1)

污冬面:

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篇寡冬DS,也是冬冬相关的DS文里面我最喜欢的一篇!


这篇文的设定非常独特,冬冬是直男,但是被嗨爪反复QJ之后变成只有被插被虐才能硬的身体,娜娜发现之后就开始帮助他,两个人在DS关系中建立了爱情。


相当好吃的一篇,不过因为太长我一直懒得翻,感谢滴滴打文~


女S男M注意,女TOP男BOTTOM注意,过去嗨爪垃圾趴注意!


 


泥足深陷 / Tainted Touch


 


原作:Kallanda_Lee


译:唠逼


 


图链

【柯王子】人質 14 (完)

TigerLily:

從去年十一月我開始寫這個故事,到現在已經超過半年了,終於寫完了。非常感謝每一位看到這裡的朋友,謝謝你們的愛心、推薦和留言,還有長篇的評論,我非常感激大家的鼓勵,謝謝你們。我為了寫這個故事我看了好幾本歐洲中世紀相關的書,有時間再介紹給大家。如果你們有發現任何歷史的錯誤或是考證不周,還請多多見諒。


謝謝你們的支持與包容。希望你們喜歡。




AO3

東京塗鴉-贱虫不足-饥饿脸:

NTLive安德鲁加菲尔德主演-同志舞台剧【天使在美国】

2017年6月21日官方释出英文字幕预告

软到哭出来呜呜呜呜Q口Q昨天上班刷到这个差点没忍住眼泪喷出啊!!!!

那高八度诱颤抖的病恹恹的嗓音也太柔太美好了(大哭)


啊高清的请走WB跟youtube,字幕版的不够清晰但也够清楚了XD


抱着人蹭蹭、嘟嘴巴!!!软呼呼的,那小眼神那小动作都太美好而诱惑!!

诱受诱受!!!!(拖走)撒娇的模样太软太甜了>////<好想看他被XX



是说我很想看加菲扮演路人,XX路易斯的桥段,听说穿皮衣攻气破表~超帅的啊>///<

然后我之前看到有去看的人说有猫耳0A0????到底是真的假的啦?

我要看女装、指甲油、脱光光身体检查、被天使XX的、XX别人的~~我要看各种加菲啊!!呜呜呜这舞台剧好像上下加起来有6小时的样子


这样就算放映应该也会拆成两片卖,好担心这样引进的机会会不会变低啊

QAQ拜托要放映啊,没有的话也出个DVD让我舔舔啊!!


受不了这样诱人温柔的小妖精!!他是天使呜呜呜,眼神中各种情绪的变化太过美丽了,梦境那段被路易斯台下巴,画面真的好美啊啊啊~~


不知道你演舞台的人还真要把你当同性恋了WWW实在是整个人的气息都太不得了了,这样很危险啊小哥哥0///0


脆弱无辜的大眼、颤抖的嗓音、柔美的肢体动作表演,面对病痛时还乐观地开着玩笑的,啊啊啊啊我要再去看个几百次!!!!


已经不知道我在打什么鬼了....反正就....日常沉迷我男神的男色.....


中国基层社会的行为暴力 | 《天注定》 贾樟柯 2013年

原来是盎司:




      时间回到美国当地2017年6月8日,被称为“灰色女士”的《纽约时报》发布了一刊名为“21世纪至今为止最佳的25部电影“的文章,看到简直荒谬至极。从始至今我都不认可美国所谓的权威报纸来评定它本就不擅长的领域。所谓的领域,在欧洲,不在北美




      榜单中排名第四的很特别,来自中国。导演是贾樟柯,影片《天注定》,上映于2013年,该片获得第66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剧本奖,获选BBC2013年度十大佳片、美国《电影评论》杂志2013年度十大佳片、美国《纽约时报》2013年度十大佳片等。这其中但凡熟悉贾樟柯的人都知道,他一直很钟情于戛纳,得奖,他高兴




      贾樟柯的新作《天注定》可以看成是一部当代影像版的《叫魂》,它取材于真实发生在中国基层社会的这几个惊悚案件,同时加以超现实的隐喻和象征改造,以动物意象、环境塑造等方式来展现现实社会的非现实性。将目光聚焦到了这些我们平时忽视掉的沉默的大多数人身上,聚焦到灯火辉煌的繁华大都市之外,为这个歌舞升平的时代,为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发出了一些别样的声音




    《天注定》里韩三明有句台词,大概的意思是(当时看的是无字幕版)“买了火车票要去湖北接老婆”,后来又跟王宝强在轮渡上偶遇,续上了《三峡好人》。《三峡好人》的结尾三明准备带着好友到山西煤矿找活路,他站立回望的位置曾出现过一只狗,《天注定》里大海是虎也是马,牲口




     《天注定》四个故事都以悲剧收场,都是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暴力何以产生?暴力是一种对压力的宣泄,无论对外暴力还是暴对内的暴力,都是个体在极端的高压下崩溃后的反弹,是压力的疏解。电影里,到处都是这个时代荒谬的烙印:贫困的年轻人手里的iPad,廉价的山寨CK内裤,脱轨的动车事故,挽着年轻太太和拥有私人飞机的暴发户。这个就是一个古老的帝国从全新的面貌去面向世界,经过几十年社会巨大变革里展露出来的黑暗面和荒诞面







当时看完《天注定》,喝了一罐可乐,想起了布列松电影《金钱》中的一句台词,“你明知此生毫无指望,为什么还有脸活着?”


漆雕凌:

关于【为什么邓布利多那么喜欢你】的脑洞。

纽特,你一点也不冤。真的

吧唧不爽猫:

【day2】天使-歌词自译


歌词几乎为冬寡量身定做,不能更赞  @Sehnsüchte  @舒璇 


无意中听到这首,我几乎石化,赶紧加入歌单。括号里是我关于冬寡梗的吐槽,不属于歌词一部分。当然还是原版带感,我渣翻


I’m in love with an angel, heaven forbid
我爱上一位天使,天堂禁止(苏维埃禁止)
Made me a believer, with the touch of her skin
轻拂她肌肤,我成为虔诚的信徒

I’d go to hell and back with you
我愿下地狱,但我要回来与你在一起
Stay lost in what we found. 
沉沦迷失于我们找到的一切
Worlds apart we were the same
天涯各一方,我们是同类 (只有冬寡互懂)
Until we hit the ground
直到我们坠落凡尘

Maybe I’m crazy maybe I’m weak
也许我疯了,也许我软弱
Maybe I’m blinded by what I see
也许被我所见遮蔽了视线
You wanted a soldier
你想要一个士兵 
But it wasn't me
但那不是我 (第一次相爱,他们都不知道吧唧真实身份)
Because I could never set you free
因我永无法放你飞走寻找自由
So fly on your own
所以由你自己飞走吧
It’s time I let you go
是时候放你离我而去 
Go, go
去吧,去吧

I’m in love with an angel, who’s afraid of the light
我爱上一位天使,她怕光 (寡姐间谍+对过去充满歉疚)
Her halo is broken but the fight in her eyes? 
她头顶光环破碎,却丝毫无损她眼中战意 (吧唧一直喜欢战斗型妹子)
Walls were built to keep us safe until they’re crashin down
墙被筑起以保护我们安全,直到他们轰然倒塌 (可以指苏维埃解体)
Worlds apart we were the same
天涯各一方,我们是同类
Until you hit the ground
直到你坠落凡尘

Maybe I’m crazy maybe I’m weak
也许我疯了,也许我软弱
Maybe I’m blinded by what I see
也许被我所见遮蔽了视线
You wanted a soldier
你想要一个士兵
But it wasn't me
但那不是我
Because I could never set you free
因我永无法放你飞走寻找自由
So fly on your own
所以由你自己飞走吧
It’s time I let you go
是时候放你离我而去 
Go, go
去吧,去吧

The walls are built to keep us safe until they’re crashing down
墙被筑起以保护我们安全,直到他们轰然倒塌 
Worlds apart we were the same
天涯各一方,我们是同类
Until you hit the ground
直到你坠入凡尘

Maybe I’m crazy maybe I’m weak
也许我疯了,也许我软弱
Maybe I’m blinded by what I see
也许被我所见遮蔽了视线
You wanted a soldier
你想要一个士兵
But it wasn't me
但那不是我
Because I could never set you free
因我永无法放你飞走寻找自由
So fly on your own
所以由你自己飞走吧
It’s time I let you go
是时候放你离我而去 
Go, go
去吧,去吧

So fly on your own
所以由你自己飞走吧
It’s time I let you go
是时候放你离我而去 
Go, go
去吧,去吧

【盾冬】越轨 · 大结局 (AU,白发盾)

不肆穹:

老男人包养小白脸的故事。


三俗,狗血。




01  上一章




本章9千字,各位小仙女请慢用~


*


Bucky最终还是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却不是由Steve告诉他,而是他自己从电视上看到的。


那时候他正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拿着遥控器漫无目的地从一个台跳到另一个台,每个台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五秒钟。


然后他就在这样短的间隙里注意到了那张有点眼熟的脸。


Zemo。


作为Rumlow交代下来的重点关照人物,海德拉的人没几个不认识Zemo,他也曾经和Zemo说过话,或许还虚情假意地拼过几次酒。


他知道Zemo手脚不干净,但他猜不到的是,自己真的像Rumlow玩笑说的在新闻里看到Zemo时,却不是因为Zemo盗窃,而是贩毒。


比起Zemo贩毒被抓这件事,令他不自觉地从沙发上挺直了腰的,是新闻提到的Zemo的前科,包含了一起七年前的交通肇事逃逸。


新闻报道得很详细,包括当年Zemo是驾驶一辆偷来的保时捷时出的事,车祸造成了对方车主和一名乘客死亡,另外三名乘客受伤。


此外新闻还放了一张经过马赛克处理的车祸现场照片。


照片出现的时间很短,但已经足够让Bucky认出来,照片中的两辆车,一辆是Steve的保时捷,另一辆,是当时坐着他们一家以及父亲一名朋友的沃尔沃。


电视里已经播起了下一条新闻,但Bucky就那样保持着最初的姿势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你有没有考虑过另一种可能,车确实是Steve的,但是,当时开车的不一定是他。”


Sam说过的话再一次浮现在脑海。


手里的啤酒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下去,倒在沙发上洒出来一大片,他却恍若未觉,半晌才如梦初醒般猛地站了起来。


然后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再一次怔怔地坐下。


他想到了Steve和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犯下罪孽的人会受到惩罚。”


 


清晨,Sam下了班回到出租屋,一进门就被沙发上的男人给吓了一跳。


“你这是喝了一整晚吗?”他看着掉了一地的易拉罐,见鬼似的瞪着躺在沙发上正研究天花板的Bucky。


Bucky连头也不转,“帮你清理一下即将过期的存货,不用谢。”


听到Bucky喝的是自己私藏的啤酒,Sam心疼得龇牙咧嘴,踢开地上的易拉罐走过去,将手里的东西劈头盖脸地砸到Bucky的脸上,“老子在帮四处帮你找工作的时候,你却在家里偷喝我的啤酒。”


往常的这个时候,Bucky已经从沙发上跳起来和Sam打做一团了,今天却破天荒地没有什么反应,甚至没有抬手拿掉被Sam摔在自己脸上的纸。


见状Sam更气,抓起那张纸抖得哗啦响,“看看这是什么!Erik要请你去他家做钢琴教师,教他的两个孩子,一次的报酬赶得上我在酒吧一周的薪水了,要不是我不会弹钢琴,早就自己上了好吗!”


大概是Sam的咆哮终于让Bucky有所动容,他的眼珠微微一动,从Sam的手里拿过了那张纸,脸上露出了带着倦意的笑容,“谢谢你,Sam。”


直到这时候Sam还没察觉Bucky的异样,仍然喋喋不休,“对了,Zemo你还记得吗?昨天听到酒吧的人说,这小子被抓了,贩毒!不仅如此,好几年前还撞死过人,两条人命……喂,你在听我说话吗?”


Bucky的不对劲终于引起了Sam的注意,他狐疑地打量着Bucky,“你怎么了?喝多了还没醒?”


“Zemo撞死的人,就是我爸爸。”Bucky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空洞洞的,像是干涸的枯井。


没去看Sam脸上是什么表情,Bucky躺在沙发上,仿佛自言自语,“你猜的没错,车不是Steve开的,Zemo偷走了Steve的车,然后出了事。Zemo弃车逃逸后,他把自己的车又拉了回去。当时我们一家坐的是我爸朋友的车,我猜Steve可能只知道车主或者司机的名字,并不知道其他人的。”


即便强大如Steve,也不可能将被自己遭窃的车撞到的所有伤员的名字都搞得一清二楚。


回答Bucky的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过了很久,他听到Sam叹了口气,“那你还在等什么?为什么不去找他?”


为什么不去找他?这个问题把Bucky难住了。


半晌,他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吧。”


他们本就是两条平行的轨道,不应该有任何交集。


 


Bucky以为,自己和Steve的交集大概会就此终止。


然而,他没想到,自己会在一个从未料到的场景下再次听到Steve的名字。


Steve Rogers破产了。


当Bucky无意间从自己的新主顾 Lensherr先生那里听到这个新闻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看起来有点严肃的Erik居然也会开玩笑?


“业内都以为Rogers顶多损失几个亿,谁知道老家伙居然把自己的全部股权都抛售了。”Erik站在阳台上,拿着手机像是和谁在打电话,英俊的面孔带着有些刻薄的笑,“他大概真的上了年纪,老糊涂了……我不是幸灾乐祸……OK,我不说了。”


Bucky还没消化掉实在过于令人震惊的消息,在听到Erik说Steve“老糊涂”的时候,心中却突然升腾起一股怒气,放在琴键上的手指不自觉地加大了力道,琴音顿时就乱了。


反倒把一旁的两个孩子吓了一跳,名叫Wanda的小女孩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老师?”


她的弟弟Pietro冲着阳台上的老爸嚷嚷起来,“爸爸!都说了不要在这里打电话了!”


在儿女面前一向没什么威严的Erik乖乖地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离开了琴房。


这是Bucky给兄妹俩上的第五次钢琴课,和两个孩子相处颇为融洽。学生懂事,薪水丰厚,这让Bucky非常珍惜这份工作,因此即便此刻他的心里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他还是不动声色地上完了课。


从Erik家出来之后,他立刻拿出手机,上网查了下新闻。


这才发现网上关于Steve的报道已经满天飞,不是玩笑,也不是谣言,曾经叱咤一方的Rogers集团确实如雪崩一般在短短的时间内轰然倒塌。


绝大部分报道都配着一张Steve在发布会上的照片,那张暌违有段时间的面孔看起来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依旧从容优雅,像是天生的帝王。


Bucky没意识到自己盯着那张照片看了有多久,他的心里翻来覆去只有一个念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和“破产”两个字沾边?


关闭新闻页面后,他没有立刻收起手机,而是下意识地打开了拨号界面,条件反射一般输了一串数字进去。


Steve的号码。


尽管Steve的号码已经被他从通讯录里删除,但不知道早在什么时候,他就已经将Steve的号码背了下来。


然而在按完数字后,盯着屏幕上浮现的号码,他却迟迟没有按下拨出键。


一直到手机屏幕暗了下去,Bucky盯着屏幕里倒映出来的自己的脸,眼神晦暗不明。


打电话给Steve,然后呢?问一句“你还好吗”?还是嘲讽他“你也有今天”?前者他没有立场,后者他没有资格。


于是 Lensherr家的两个小孩在阳台上看到了自家钢琴教师站在家门口发呆的样子。


Wanda问弟弟:“你绝不觉得他今天很奇怪?”


后者咬了一口冰淇淋,然后才点点头,“我猜他一定是失恋了。”


虽然他现在还不大清楚失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听说失恋的人都很难过,大概就是那样吧。


 


在一个闷热的下午,Bucky住的公寓门被人敲响了。


Sam不在,Bucky只好一边打哈欠一边从卧室出来开门,本来已经准备好的给推销员的那套说词,在看清门外站的人之后,全都噎在了喉咙里。


来的人是Steve。


眼前的Steve和前几天照片里的有一些不一样,Bucky又看了几眼,才确定不一样的地方在哪——他看上去有些疲惫。


这是Bucky几乎从未在Steve脸上看到过的神情,现在却真实地出现在Steve的身上,这让Bucky的心没来由地一颤,什么话都没说,默默地将Steve让了进来。


“我以为你会将我直接赶走。”Steve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露出了一点笑容。


门口的光线暗,直到现在Bucky才能好好地打量Steve。


Steve的身上还是考究的西装,花白的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只是往常锃亮的皮鞋底沾了很多泥土和灰尘,看起来像是走了不少路,若非脸上的倦容,看起来和上一次他见到的他并没有什么两样。


他不是没设想过两人再次见到面时的场景,然而这一刻真的到来时,却仍然显得有些不真实。


落在身上的视线好像带着温度,Bucky有些受不了似的扭过头,“你想要喝点什么?这次有啤酒也有可乐。”


知道Bucky和自己一样想起了他第一次到这里时的情景,Steve脸上的笑容更柔和了,摇摇头答道:“不用了,我什么都不喝。”


重逢的场景没有Bucky想象中的尴尬,他们就像是熟稔多年的朋友,一切都显得顺其自然。


Steve也没有过多的寒暄,开门见山地表达了自己的来意。


“为什么不去柯蒂斯学院报道?学校说寄给你的信你没有回复。”他问Bucky,凝视着Bucky的眼睛。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Bucky深呼吸了一口气,“我说过,我不会要你的东西,无论是钱,还是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不是我的东西,Bucky。”Steve虽然还是微笑着,笑容却有点苍凉的味道,“这是我们曾经的交易,而交易完成了,那已经属于你了。”


“交易”这个词就像是一把突兀的刀,在Bucky的心上尖锐而精确地扎了一下,顿时一阵心烦意乱。


他皱起眉头,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他们说你破产了。”


似乎丝毫不意外Bucky会提起这件事,Steve神色淡然地点头,“嗯,算是吧。”


他的脸上没有太多悲痛或者是窘迫的神色,就好像说的是别人的事,但Bucky还是在这一刻突然觉得,Steve的白发好像比以前多了一些,脸上的皱纹也变得深了一些。


“我现在一无所有,Bucky。”Steve揉了揉太阳穴,随后又笑了下,“现在我全身上下最值钱的,大概只有这套衣服了。”


说完后,他的目光落在对面的人那双翡翠色的眼眸之上,半晌才低低的一声叹息,“我失去了你,也失去了财富,这大概是上帝对我的惩罚吧。”


得知Steve破产的消息后,在Bucky的猜想里,这个男人从高高在上的神坛跌落尘埃,不知该会是怎样的狼狈不堪。


现在见到了Steve,发现Steve并没有他以为的一蹶不振,然而无论是那温和的笑容,还是平静的面容背后隐约可见的隐忍,都比他猜想中的情形更让他难受百倍。


名为Steve Rogers的男人不应该如此。


还有“我失去了你”,他不知道短短的一句话里怎么会有那样多的情绪,眷恋,不舍,后悔,难过,卑微,所有的情绪经由Steve的口表达出,一时间犹如忽然上涨的潮水,涌上他的心间,将他一点点吞没。


在Steve身边的日子里,他曾经无数次告诉Steve,告诉Sam,告诉自己,他只是因为钱才和Steve在一起,终有一日,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他想要的自由。


然而他现在真的自由了,却并没有就此变成想象中的洒脱和快乐。


他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像是有一团迷雾罩住了他的双眼,让他因为害怕而不愿上前一探究竟,只能蜷缩在自己的壳里。


结果Steve出现了,他的壳仿佛被他轻轻敲响了。


“你的口气就好像一个无恶不作的恶棍,正跪在神父跟前忏悔。”Bucky短促地笑了一声,“说吧,你还有多少罪想要告解?”


Steve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好像要将他刻进自己的眼中,“我要向主请求宽恕,让他宽恕我的贪婪,因为我竟然妄想拥有不属于我的珍宝。”


他的眼神太过炙热,多看一眼Bucky都觉得自己会被灼伤,他微微垂下眼帘,却在这一刻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


犹如划过夜空的流星,一瞬间照亮了晦暗不明的天际,原本隐藏着的所有可能和不可能都被映照出了斑斓的色彩,熠熠生辉。


“你记不记得……”Bucky的睫毛颤了颤,“你还可以和我提一个要求,无论是什么,这是我当初答应你的。”


在他答应了Steve要戒烟的那个早上,为了四万美金,他还答应了Steve一件事,只是直到他们分开,Steve都没说过想要让他做的事究竟是什么。


Steve怔了片刻,“我没有忘,我只是想不到……”他露出一丝苦笑,“这么说,你的承诺现在依然有效?”


Bucky点点头,心跳不自觉地加快。


他似乎能猜到Steve会说什么,或者说,他希望Steve说些什么。


房间里陷入了长久的静默,Steve低着头,仿佛在思索,过了许久后他才抬头望向Bucky。


“我的要求是,你去柯蒂斯学院上学。”


坐在对面的Bucky没有掩饰住脸上的惊愕。


他以为……


在Bucky因为过分的惊讶而走神之际,Steve已经站了起来,走到他的面前。


看着Bucky不自觉仰起的脸,Steve伸出手,抚上那张近在咫尺却又好像远在天边的面孔。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像是被拨动的琴弦。


“你属于那里,去上学,终有一天你会发出光芒。”


Bucky不应该被任何人束缚,包括他,尽管他是那么渴求,那么想要用这仅此一次的机会,来换他回到自己的身边。


更何况他现在失去了所有,又有什么资格去奢求他的逗留。


说完后,Steve不再眷恋,干脆地想要缩回手,然后转身离开,也就此彻底离开Bucky的生活。


然而他的手刚刚往回伸到一半,就被人抓住了。


Bucky抓着他的手腕,死死地盯着他,碧绿的眼眸里像是燃烧着跳跃的火苗。


下一秒,Steve被推倒在了沙发上,Bucky逼近他,分开双腿跨坐在他的身上。


他的衣领被Bucky恶狠狠地揪住,两人的距离被拉近,随后Bucky的嘴唇压下来,吻住了他。


    ☞请戳图链


 


Bucky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不知道是什么时间,房间里已经亮起了灯,Steve就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


暖黄色的灯光洒在Steve花白的头发上,反射出淡淡的光晕。


Steve没来得及移开自己的视线,那双大海一般蔚蓝的眼睛里盛满的情绪就这样措不及防地撞进Bucky的眼中。


他忽然产生了一种陌生的熟悉感,就好像很久以前,在他还不知道的时候,Steve就曾经这样看着他。


然而Steve迅速敛去了眼里的情感,面容平静地朝Bucky展露微笑,“你醒了。”


一瞬间时光又倒流回他们第一次上床后的那个早上,只不过说话的人颠倒了过来。


Bucky咳嗽了一声,点点头起身下床。


Steve已经帮他清理过了,换了一身睡衣,他来到Steve跟前,抬头去看他。


正好Steve也微微低下头。


他们非常自然地接了个吻,就像是所有情侣间的起床吻,简单温情,不带有一丝情欲。


“你……”


“我……”


一吻完毕,他们不约而同地开口,于是Bucky示意Steve先说。


“没什么,只是想说……谢谢你。”Steve抬了一下手,似乎像是要摸Bucky的鬓角,最后却又在半空中停住了手。


情欲退去,就像是散了场的派对,只剩下一地的残羹冷碟,一如他们之间从一开始就错了的关系。


Steve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他动了动嘴唇,眼角的余光忽然瞥到不远处掉在桌脚边的一个硬币,他走过去,将那枚一元硬币捡了起来。


“就当是你给我的报酬了。”他握着那枚硬币朝Bucky晃了晃。


Bucky知道Steve在想些什么,在他们第一次上床后,他用十五万美金划清了两人之间的界限,而现在,Steve将自己当成了接受施舍的那一个,而且廉价得只值一美金。


Steve还在开玩笑,“如果不嫌我老,或许现在你可以包养我做你的情人,只要一美金,要不要考虑下。”


他虽然在笑,脸上却是遮掩不住的紧张,笑容里更是透出了几分卑微,刺得Bucky心中隐隐地疼,他走到Steve面前,从他手里拿回那枚硬币,随手丢到了一边。


看到Steve惊讶的表情,他勾起了嘴角,“抱歉,我并不想包养你。”


Steve的脸色瞬间一片灰败,然而Bucky在他开口前再次说道:“难道我们之间,就不能存在和钱无关的另一种可能?”


峰回路转,Steve似乎一时还没能领悟Bucky话里的意思,或者说,他并不敢确定Bucky的话是不是自己理解的那样。


从没在Steve的脸上见到过这样的惶惑和不自信,Bucky不由得轻声叹息。


他的手伸出去,拉住了Steve的手。


“谈恋爱的感觉好像挺好的,愿不愿意和我试一下?”


回答他的是Steve反握住他的手,和很久很久以后,一声很轻却很坚定的,“好。”


 


一个月后。


Steve并没有去柯蒂斯音乐学院,每次Steve和他提起这件事,他总会拿那双漂亮的绿眼睛瞪他,“你就这么想赶我走?”


事实上这确实是他心里的真实想法,他和Steve准确来讲正处在热恋中,Steve还搬到了他和Sam的小公寓,没有哪个热恋中的人想要和自己的恋人分隔两地。


现在Steve对他可谓是千依百顺,见他这样说,便也不再坚持。


他依旧在Erik家做钢琴老师,只不过这个曾经被Erik背地里讥讽为“穷小子”的人好像忽然发达了,上下班都有豪车接送。


车是Steve的,准确地说,是现在在做司机的Steve的老板的车,Steve堂而皇之地公器私用了。


对于突然出现的豪车Bucky不是没有怀疑过,什么老板会把一辆劳斯莱斯丢给司机到处开?


然而Steve信誓旦旦,还给他看了名为Nick Fury的老板的名片,Bucky上网查过,Fury名下确实有一家财大气粗的公司。


Bucky的心里多少还存在点疑惑,尽管他说不出疑惑究竟从何而来。


直到这天一位不速之客的出现,一切终于水落石出。


出现的人是T’Challa。


他一直认为Erik不过是中产,和曾经的Steve不可同日而语,然而他没想到的是,Erik和T’Challa居然有往来。


看到T’Challa从Erik家出来的时候,他正要进去,没等他说什么,T’Challa就高兴地告诉Erik自己遇见熟人了,然后二话不说非要和Bucky借一步说话叙旧。


直到和T’Challa站在Erik家的花园里,Bucky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T’Challa是Steve的朋友,和他可算不上,何况面前这人还曾经想要他死。


想到这里,Bucky总算找到了聊天的突破点,“你父亲的事……抓到那个和我很像的人了吗?”


靠在篱笆前抽烟的T’Challa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多亏了Steve帮忙,抓到了。”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当初,对不住了。”


虽然当初有Steve力证他的清白,但真凶落网才算是意味着他彻底摆脱嫌疑,Bucky心上一松。


提到Steve,T’Challa的脸上忽然露出了遗憾的表情,“对于Steve遭遇的事,我深表遗憾。”


他的口吻诚挚,Bucky正要开口替Steve表示感谢,却在听到T’Challa接下来的话之后堵在了喉咙口。


T’Challa说的是,“既然Steve破产了,你不如跟着我吧。”


Bucky没说出口的话差点变成“你有病吧”脱口而出。


他用看酒鬼或者神经病的眼神看着T’Challa,果然见到对方一脸兴味地看着他,只是那“兴味”,他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理解成是对他感兴趣。


他毫不遮掩地翻了个白眼,“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给孩子们上课了。”


绕过T’Challa想走,一不留神却被拉住了手腕,T’Challa目光炯炯,“你真的不考虑下?我的财富并不比Steve少,我还比他年轻。”


“他比你帅,谢谢。”Bucky并未注意到T’Challa话语中的不对劲,皱眉甩开了他的手。


不打算再理会突然发神经的T’Challa,Bucky正要走出花园之际,听到身后的T’Challa轻笑了一声,“好吧,虽然被拒绝了很伤心,不过我还是很乐意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不感兴趣。”Bucky连头也不回。


“如果我说是关于Steve的呢。”


T’Challa的话让Bucky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并不友善地盯着T’Challa,“你到底想说什么。”


“别急,是好消息。”T’Challa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朝他走了过来。


等来到了他面前,T’Challa才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说:“你以为Steve真的破产了?你以为那辆劳斯莱斯真的是Nick Fury的?”


轻飘飘地丢下这两句话后,T’Challa就潇洒地离开了,留下Bucky一个人,瞪大了眼睛站在原地。


 


Steve来接Bucky下班的时候,一下子就发现了Bucky的不对劲。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帮Bucky系上安全带后,Steve用手背碰了碰Bucky的脸。


Bucky没说话,他沉默了片刻,“Steve,你说这辆车是你的老板给你开的?”


不明所以的Steve点点头。


“Nick Fury真的是你的老板吗?还是说……你才是他的老板?”Bucky继续问。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你不是还查过吗?”Steve脸上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还带着温柔的笑容。


心里忽然堵得慌,Bucky闭了闭眼睛,决定直说了。


“T’Challa说你没有破产,你能给我个解释吗?”


正准备启动车的Steve停住了动作,他看着Bucky,一言不发。


见他这样,Bucky只觉得一颗心已经沉了一大半,他盯着Steve的眼睛,不自觉地拔高了音量,“Steve,回答我!如果他说的是假的,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确实破产了。”


Steve依旧没有说话,他的手从方向盘上放下,伸过来想要握Bucky的手,却被Bucky给躲开了。他也不在意,仍是强硬地将Bucky的手抓在了自己的手中。


“Bucky,你听我解释,我……”他牢牢地握着Bucky的手,“我确实没有破产。”


即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个答案还是太过震撼,以至于Bucky一时间也忘了把自己的手挣脱。


他怔怔地看着Steve,听Steve继续说道:“我并不是故意要骗你,我已经计划好了,过一段时间就要告诉你真相。”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回过神来的Bucky已经愤怒地从他手中挣脱,难以置信地瞪着他,“所以这一切都是假的?什么破产,什么一无所有,全都是假装的!”


Bucky越说越生气,“全都是为了骗我,是不是?为了让我同情你、可怜你?”他气极反笑,“我是不是该深感荣幸,为了我,你居然那么豁得出去,演了这么大阵仗的一出戏?”


“是,我是为了你。”Steve并没有惊慌或者不安,他的面容冷峻,盯着Bucky的眼睛强势却又深情,“但却不是为了骗你。”


“满口胡言,满口谎话!”Bucky气得全身发抖,解开安全带转身就要下车。


Steve的动作比他更快,在他碰到门把手之前就按住了他的手。


“为什么不正视你的内心,Bucky?”Steve强迫他转头看自己,“我演这出戏,不过是想让你知道,你爱我,无论我富有还是贫穷,你都爱我,难道不是吗?早在很久之前,你就已经爱上我了,就像我爱上你一样。”


怒火让Bucky下意识想要反驳,张了张嘴却忽然语塞。


他说不出口,他做不到理直气壮地否认。


爱吗?是的,他爱Steve,可能在早到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时候,就爱了。


察觉到Bucky的软化,Steve也放缓了口气,“我明白对你而言一直以来阻挡在我们两人之间的是什么,现在你是否可以相信,一切都不成问题?”


他用双手包裹住Bucky的手,动作轻柔而呵护,“我们之间是平等的,即便一开始的方式是错误的,但你不能抗拒之后的真实,真实的心,真实的我,还有真实的你。”


真实,什么是真实?Bucky有点迷茫。他曾经以为只有钱才是真实的,也曾以为那些温柔和关切全都是不真实的,他固执地坚守自己的偏见,抗拒着一切让他无法确定的因素,生怕付出了真心却得不到应得的回应。


他们明明已经偏离了各自的轨道,他却妄想一切如常。


怎么可能呢,要么头破血流,要么牵绊一生。


庆幸的是,他们最终还是得到了天使的祝福。


或许,他爱的人,本来就是天使。


忽然就释然了。


只不过……


Bucky睨了Steve一眼,随后扭过头,什么都没说。


 


第二天Steve醒来后,发现Bucky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仅如此,房间里属于Bucky的东西也全都不见了,衣物,日常用品。


Steve只在桌上发现了一张Bucky留下的纸条:


我去柯蒂斯学院上学了,四年后见。


看到前半句的时候,Steve还面带微笑,等看完后半句,他的脸一下子就绿了。


于是等到下了夜班回家的时候,就看到家里已经人去楼空。


贴心的Steve也给他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和Bucky出去度蜜月了,勿念。


惹得Sam挠头嘀咕,度蜜月为什么要走得这么突然?


等到他刷牙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那俩人婚都还没结度个屁的蜜月?


到最后他自言自语地摇摇头告诉自己,不要管,人家老夫少夫的事不要管。


他们开心就好。                                                                                                        


(正文完)




*


正文到此完结,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


Steve和Bucky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原谅我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美好。


希望他们无论在哪个宇宙都幸福美满地在一起。


《越轨》的本子在筹备中,顺利的话下个月预售。因为有感这篇文的肉少了些,本子里准备了1万字的H番外作为补偿,希望到时候你们会喜欢。

下一篇文再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