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jingdan

【盾冬】蛇性 (3)

Rhapsodie:

前面的第一話第二話


雖然遲了兩天,不過端午節當然要來更蛇冬兒囉XD


書生盾跟小黑蛇冬兒結婚並生下小蛇們後的第一個端午節


偽聊齋風(?)雙性軟冬、生子有(不如說生蛋XD 孩子們都是小蛇(。)


各種天雷還請慎入


完整可看AO3


 







___


 


 



燠熱未散的夏夜。


「……真的不要緊嗎?」


史蒂夫家位於北方正房的書房內,本應認真閱讀書卷的史蒂夫卻屢屢分神關心在臥室的小竹桌邊縫製香囊的冬兒。


忙著將紅色的絲線穿進布料中的冬兒聽到史蒂夫的聲音立刻抬起頭,面露微笑對史蒂夫輕聲細語地說:「沒事,史蒂夫,不用擔心我,就是些香料,傷不到我的。」


冬兒的笑容讓史蒂夫稍微鬆了口氣,但依然有些放不下心,雖然自覺囉嗦了點,還是無法不再三叮嚀道:「如果感到不適就立刻停下來。」


「我會的。」


抿嘴一笑,柔聲回答史蒂夫的冬兒臉上並沒有任何不耐煩的意思,反而臉上一紅,難掩喜色地低下了頭,繼續專心縫製要給孩子們佩帶的端午香囊。


中國民間習俗,陰曆五月五日的仲夏端午,五毒興起,是以為了禳毒驅疫,家家戶戶門前都釘著艾草、菖蒲等芳香類植物,飲用雄黃酒、佩帶香囊。


然而史蒂夫心中實是不願遵循此類傳統,因為他最愛的妻子冬兒外表雖與一般青年無異,但實為雌雄同體的黑蛇化身。


史蒂夫在剛收留冬兒時的第一個端午節時,就因擔心身為黑蛇精的冬兒會因此感到不適甚至受到傷害而決定免去家中一切關於端午節的習俗。


盡管冬兒只是笑了笑,要史蒂夫別擔心,他從來不怕那些東西,包括那些戲曲跟故事裡所提到的雄黃酒他也能面不改色的吞下肚,然而史蒂夫還是不願意,因為他認為即使冬兒本人表示不會在意,但他心知肚明那些習俗的目的都是為了驅散以蛇為首的五毒,史蒂夫明知如此還選擇那麼做,不就等於驅趕冬兒嗎?


因此即使只是形式上的習俗,他也不願意做出違心之舉--因為他一點都不希望冬兒離開,而是想與他白頭偕老、共度一生。


就在史蒂夫對冬兒表達出內心的想法後,冬兒感激得在史蒂夫的懷抱中哭了,由於當初他們尚未擁有肉體上的關係,所以史蒂夫還是以禮相持,只是輕柔地拍撫著冬兒的背,直到他破涕為笑。


所以自從收留冬兒後一直到去年秋季,他們的四個孩子從蛋中孵化前,史蒂夫家的端午節基本上就是祭拜祖先、吃冬兒手作的粽子,然後兩人一起到附近的市集看戲班子表演《白蛇傳》或是到江上觀看浴蘭跟龍舟。


然而,今年是他們四個孩子誕生後的第一個端午節,冬兒對史蒂夫表示希望讓他們像一般人類的孩子成長,學習所有跟人類社會相關的習俗,所以相隔四年後,史蒂夫家終於再度懸掛起了艾草,冬兒還決定親手縫製香囊讓孩子們掛在身上。


史蒂夫心疼又擔心忙了一天還得在包完粽子後已過子時的深夜時分就著燭火在燈下縫製香囊的冬兒,才會看不到一行就反覆回到臥室關心冬兒的狀況。


端午時節正是天氣越熱之時,即使已是夜晚暑氣也依然殘留,冬兒的額上微微滲出了汗珠,臉頰上也泛著紅潮。


史蒂夫見狀,心疼不已地連忙說道:「我去廚房弄些涼茶過來。」


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冬兒停下手中的針線,抬起了頭,「我去弄。」


「不,你忙你的吧,我順道去看看孩子們有沒有乖乖睡覺。」


但史蒂夫只是搖了搖頭,走到冬兒面前微彎下腰,在愛妻有些濕涼的額上輕輕一吻,並凝視著他一會後,才依依不捨地轉身離開了房間。


望著史蒂夫離去的背影,冬兒臉上滿是甜蜜的笑容--他的史蒂夫果然是這世界上最溫柔體貼的人。


滿腦子都是史蒂夫的英姿笑語,臉上紅撲撲的冬兒出了好一會神,才又重新開始縫製香囊的針線活。


在廚房倒了壺涼茶後,史蒂夫來到了孩子們所在的東廂房中,為了怕吵醒他們,小心翼翼地推開了門板,往內探去。


只見從窗格間撒落的月光下,史蒂夫可以望見房內裡有四條小黑蛇都盤旋在置於床鋪上的竹簍子中,睡得正熟。


望著四條小蛇,史蒂夫不僅沒有像一般人遇見蛇那般嫌惡,反倒因自家孩子們可愛的睡相,臉上自然而然浮現起了安心的柔和微笑。


那四條小黑蛇就是去年秋季冬兒幫史蒂夫所辛苦誕下的孩子。


由於年紀尚幼,雖已會說話但還無法像冬兒那般變化為人型,而且現在又時值端午,為免徒生意外,他們大部分時候都待在東廂房中,除了放著一大盆每日更換的清水以外,史蒂夫還為他們編織了四個竹簍子,讓他們可以一條蛇睡一個竹簍子,不用跟其他兄弟們擠。


在確認孩子們都安穩入眠後,史蒂夫靜悄悄地關上了房門,回到了他跟冬兒的主房內,將手中的茶壺跟燭台放到了冬兒面前的桌上,然後將涼茶分別倒在兩杯陶製的茶杯中,放下茶壺後舉起其中一杯遞向冬兒。


「孩子們都睡得很好,你就休息一下,陪我喝杯涼茶吧。」


既然史蒂夫都那麼說了,冬兒也就順著夫君的好意,放下了手中縫製一半的香囊跟針線,接過了史蒂夫遞來的涼茶。


「謝謝你,史蒂夫。」


兩人相視微笑,一同坐在桌邊細細品嘗著清香的涼茶。


「明天我們帶孩子們去江邊看龍舟吧,可以將他們藏在懷裡。」


面對冬兒的大膽提議,史蒂夫卻有些擔心,「不會有危險嗎,要是被發現,或是在懷裡被悶壞了……」


冬兒輕笑出聲,「瞧你擔心的,不會有危險,我還是條不會變換的小蛇時,每到元宵節或中秋節時我爹娘就時常這樣帶著我到市街上遊玩……」


剛開始還笑著談論回憶的冬兒忽然沉默了下來,低頭望著映在茶面上自己的倒影。


察覺到愛妻的心情變化,史蒂夫想了一會,放下了茶杯,屈身向前望著冬兒,「……你想起了你的爹娘是嗎?是不是很想見他們?只要你想我們可以找個時間一起帶著孩子們回去。」


史蒂夫的提議讓冬兒心中一動,抬起頭看向那張溫柔的笑容,猶豫了一會後冬兒咬住了下唇,低下頭小聲說道:「……但我原來住的地方離這裡太遠了,而且已經四年多了,我想他們大概也已經認為我不在了吧,更何況其實我連確切的方位在哪都不知道……就算知道,要不是遇到你我恐怕早就已經凍死了,我的一切全部都是屬於你的……我怎麼能要求你為了我做那麼麻煩又危險的事?」


「冬兒……」


喃喃念著愛妻的名字,冬兒體貼又揪心的言論使得史蒂心中夫充滿了感動與疼惜。


他還記得剛撿到冬兒後發現原來冬兒會化為人型時,他曾經問起冬兒的家人,冬兒只表示他本來跟爹娘住在離這裡很遠的另一座山上,在一次偷溜出門到附近的小溪遊玩時被壞道士捕捉,想要用他來煉製仙丹。


雖然冬兒想辦法趁機脫逃,但因當時正值隆冬,他又衣不蔽體,就像剛才他自己所說的,如果不是史蒂夫將他撿起並放入懷中取暖,他早就已經凍死了。


但他與父母意外分離了四年多,如今自己為四個孩子的母親,一定分外思念起父母的好,想著,史蒂夫伸手搭在冬兒腿上的黑色紗裙上,柔聲說道:「……傻冬兒,你已是我的妻,對我來說他們也算是我的父母,無論如何我總得拜會他們一次,向他們報告你的平安,並感謝他們生育了這麼好的冬兒。」


「史蒂夫……」


「只要你想起你家在哪裡,我們就即刻啟程。」


從冬兒睜大的雙眼,逐漸盈滿了淚水,但他嘴角卻慢慢浮現起感激的笑容,抬起右手輕輕抹去從眼角滑落的淚水,低聲道出感謝。


「……謝謝你,史蒂夫……我會試著想起的。」


望著冬兒含淚的笑容,看到他那本應如雪般白皙修長的手上因包粽子而磨出的擦傷,史蒂夫心中不禁一揪,接著視線再往下移,看到幾褸黑色的髮絲因汗濕而貼在冬兒白裡透紅的頸項間,憐愛之情頓生,情不自禁地握起了冬兒的冰涼的雙手,輕聲吟出了腦海中所浮現起的一首宋詞。


「輕汗微微透碧紈,明朝端午浴芳蘭。流香漲膩滿晴川。彩線輕纏紅玉臂,小符斜掛綠雲鬟。佳人相見一千年。」


這是北宋蘇軾的詞,表面上描寫當時端午的習俗,實則是在表達寫詞人對一直陪伴在身旁的知己愛侶的依戀與誓言。


就像此時此刻看著眼前的冬兒,光滑的黑亮長髮披在他那一襲黑紗長袍上的秀麗模樣,史蒂夫心中的心情--心愛的人啊,但願我們不僅此生相戀,一千年之後還能再度相見。


聰慧的冬兒當然也聽得出來,心下一陣喜悅,睜著他那雙總是如此濕潤明亮的大眼,看向史蒂夫的碧綠中盪漾著水光與柔情。


「冬兒……」


在那對宛如能夠攝人魂魄的眼眸凝視下,史蒂夫勾起了冬兒的下巴,低頭吻上了心愛妻子紅潤嬌嫩的唇瓣。




甜甜蜜蜜的纏綿。


 


 


 


 


 


 


 


 






 


 


___


 


 




 



關於冬兒的爹娘還請參考這一篇XD


史家()大概在宋朝時曾經是大戶人家,只是歷經戰亂顛波,現在沒落了,只留下一棟四合大院給史蒂夫一個人住,在撿到冬兒前連個書僮都沒有。


至於他們家怎麼生活大概就是史蒂夫到市集賣賣字畫詩詞、冬兒種菜養雞自給自足吧。


 








最後來個老梗的不負責任預告(?):


隔天,在史蒂夫跟冬兒帶著孩子們來到市街上,在熱鬧的人潮間走散後,焦急搜尋間遇見一個與自己有幾分相似,只是眼神更加冷峻、深沉的青袍男子,兩人同時開口,發現原來都是要找失散的妻兒,於是兩人就互相交換了一下線索,然後在祝福對方能盡早找到失散的妻兒後同時轉身,然而就在此時,遠遠看見史蒂夫身影的冬兒開心地喊了他的名字,除了史蒂夫以外,正要離去的青袍男子立刻停下腳步,轉頭看向冬兒……



评论

热度(59)

  1. 蒹葭37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