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jingdan

【船铁船】互不相让(杰克斯派洛X托尼史塔克,AU,双O,互攻,PWP,ABO,一发完)

孤光残影:

【船铁船/拉郎】互不相让(杰克斯派洛X托尼史塔克,AU,双O,互攻,PWP,ABO)


 


(看清楚,是杰克斯派洛X托尼史塔克!拉郎!双O!有互攻情节!萨杰盾铁提及,雷勿入!就算是赶个铁罐生日发吧……这拉郎拉的我啊……TAG打的比较多,如果勿戳请点叉


 


“史塔克!醒醒!”


杰克一巴掌挥到托尼的脸上,可惜并未奏效,托尼还是铁青着脸没有呼吸。他湿漉漉的头发紧贴在额头,向下淌着冰冷的水珠,胸腔未见丝毫起伏。


“上帝!”


杰克用力按压了两下他的胸口,又俯下身,掐住托尼高挺的鼻子,嘴对嘴的向他的肺里灌输空气,然后再次按压对方的胸膛,如此反复。


杰克讨厌托尼,托尼也讨厌他,从进入中学部的第一天开始,他们俩就没互相看顺眼过对方哪怕一秒。但这并不代表杰克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死在自己面前,即便是在落水的前一秒,两人正在激烈争执,言语之间互不相让。


大概半个小时之前,伊斯顿男子公学的游艇被英吉利海峡上突起的风浪抛得如同一片树叶,倘若不是他们正在游艇的甲板上争吵,而是像其他人一样乖乖躲在底舱,也不会被掀进大海。


杰克的海盗血统起了作用——这正是托尼平时嘲讽他的一个重要因素,虽然他家里早就转行做正经航运生意,另外就是他下眼睑上的纹身,托尼管那个叫“野蛮人的标志”——他游上了岸,喘息未定时又看到了被海浪冲上来的,已经失去呼吸的托尼。


他见过父辈们如何救治溺水的人,他从会跑了开始就待在船上。虽然蒸汽轮船的发明让三桅帆船退出了历史舞台,但他仍然是个天生的水手。靠父辈们积累的名望,他得以进入到以往只招收贵族孩子的伊斯顿男子公学,而来自美国的富二代托尼史塔克,则自诩见多识广,经常嘲笑他是海上乡巴佬,并经常捉弄他,而他也以相同的手段回报对方,并称呼托尼为“美国暴发户”。


少年们相互捉弄的事情在学校里非常普遍,但他们闹得有点大,以至于校长下令惩罚他们去骑术场喂一个礼拜的马,然后再在游艇上刷一个礼拜的甲板。


在骑术场的时候杰克欠了托尼一份人情——有匹马被蚂蜂蛰到惊了,差一点就踩到他脸上去,幸亏托尼及时将他扑开,否则他这张帅脸就要毁容了——结果还没等他从地上爬起来,托尼就开始讽刺他反应迟钝,一下子就抹杀了他想要和对方尽释前嫌的想法。


而眼下,他期望能把这份人情还给托尼。


“咳——”


溺水的人终于呛出口水,托尼剧烈的咳嗽了一阵,脸上终于恢复了点血色。


“发生了什么事?”用沾满沙子的手盖在脸上,托尼挡住明晃晃的阳光。


“海上起风了,浪很大,我们被从甲板上甩进了海里。”抹了把脸,杰克将嘴里的沙子呸出去,跪在沙滩上用双手撑住膝盖,“可能要在海滩上过夜了,这里离码头有点远,要等巡逻队来搜救。”


“这都怪你。”托尼双手陷进沙子里支撑着坐起来,“不就是收个帆的事么,有必要和我争到底是逆时针还是顺时针卷缆绳么!?”


“嘿,给你的救命恩人点尊重,要不是我,你现在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杰克抓起一把沙子扬到他身上,怒视着眼前不知感恩的家伙。


托尼沉默了片刻,拍掉身上的沙子,抬头看着他问:“你救了我?”


“对,而且这件事足以让我炫耀至少一年。”杰克高傲地扬起了下巴。


“哦。”托尼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反唇相讥,而是很诚恳的说道:“谢谢。”


杰克一下子愣住了,然后他伸手敲了敲托尼的脑袋,想看看托尼是不是脑子里进了水。


“你干嘛?”挥开他的手,托尼把外套和马甲脱下来,准备拧掉上面的水。


三月的海风依旧冰冷刺骨,穿着湿透的衣服,就算不变成尸体也会全身冷冰冰的。


“穿上衣服!等把火堆点起来再脱!”杰克吼了一声,然后将他从沙滩上拖起来,向背风的地方走去。


 


看着托尼把怀表的表面拆下来聚光点起了干燥的树枝,杰克撇了撇嘴开始脱衣服。少年麦色的肌肤被湿透的白衬衫包裹住,纤瘦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


“瘦的像块排骨。”托尼哼了一声,也开始脱自己的外套。衣服湿哒哒的穿在身上像块铠甲,既不保暖也不舒服。


对于他的嘲讽,杰克的回报是趁他把衬衫从头上拽下去的时候伸手使劲戳了一下他的肋骨。


“嘿!很疼!”托尼的手和头都被卡在衬衫里,没有还手的余地。等他把衬衫揪下来恢复视野后,看到的是杰克光溜溜的站在他面前冲他比着中指。


自从英法百年战争结束后,这个手势就代表着侮辱和挑衅,托尼站起来冲着杰克的脸就是一拳,两个刚刚死里逃生的少年在礁石围成的避风圈内扭打成一团。


商人家庭出身的托尼自然不是在水手堆里长大的杰克的对手,以往在剑术课上他就没赢过杰克一次,但只要和科学沾边的课程,杰克倒是只能甘拜下风。


被杰克攥住手腕压在沙子上,托尼试图将坐在自己肚子上的人掀翻下去却未能成功。


“滚下去,小流氓。”他气喘吁吁地瞪着洋洋得意的胜利者,“我饿了,没力气。”


“我也饿了,现在能吃下半头牛。”杰克松开手,但仍旧坐在托尼身上,“认输对你来说是一件艰难的事,对么?”


“史塔克家的字典里就没有认输这个词。”


“哇哦,真没想到美国人也有传统,你们不是才独立几十年?”


“继承维京海盗的血统也值得炫耀?”


“你不说话的时候比较讨人喜欢。”


“彼此彼此。”托尼使劲推了一把压在身上的人,“下去,你太重了。”


“刚才你还说我瘦的像块排骨。”起身放托尼恢复自由,杰克拿起沾了沙子的衣服抖了抖,挂在火堆旁的树枝上烤着,又冲托尼抬了抬下巴,“你裤子不脱么?湿哒哒的穿着多难受。”


托尼坐起身别过脸,抱着膝盖闷闷地说道:“我没你那么不知羞耻。”


“啧,在男校里还有什么羞耻可言,公共浴室你总去过吧。”大大咧咧地坐到沙子上,杰克背靠着礁石享受午后温暖的阳光,“我记得,有个一直跟在你屁股后面的阿尔法,你没和他上过床?”


托尼脸上一绷,以沉默作答。


见他不说话,杰克凑过去朝他耳朵里吹了口气,笑道:“你脸红了。”


“走开——”托尼推开他的脸,往旁边缩了缩,小声嘀咕着,“这种事没必要向你报告。”


“都说你们美国人开放,我看不过如此,没想到不可一世的史塔克少爷竟然还是个处——”


“我不是处男。”托尼瞪了他一眼,“你才是。”


看着托尼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杰克微微勾起了嘴角,抬手掐住了托尼的下巴,让两人的嘴唇几乎贴在一起,问:“要我证明给你看么?小少爷?”

托尼原本抓着一把沙子想要扬到杰克的脸上,却在嘴唇贴合的瞬间放松了手指。



双O互攻,雷勿戳: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12860899839034




涉及萨杰和盾铁的彩蛋——


 


仰头看着坐在酒吧桌子对面,体格足有自己两倍的皇家海军外籍军官,史蒂夫默默地咽了下口水。


萨拉查决定不找这个睡了自己的欧米伽的欧米伽的阿尔法的麻烦,他甚至有点可怜面前这个骨瘦如柴的小家伙。其实他原本对杰克和托尼搞到一起去的事情没有任何想法,但禁不住杰克一天到晚在他面前托尼长托尼短的,他就想让史蒂夫管管托尼,别没事老拽着杰克上床,干扰他正常的性生活频率。


可一见到史蒂夫,他差点笑出声来。怪不得托尼老要找杰克,原来是因为自家的阿尔法是只弱鸡。


这让他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小子。”他语重心长地开口,“多吃点肉,你太瘦了。”


点点头,史蒂夫举起面前的大杯子一口气喝光了里面的啤酒。虽然他不太清楚萨拉查叫他来到底是干嘛,但有人请酒喝总归是件好事。


其实好事不光这一件,最近托尼也变得比以前主动多了。


 


真·END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反正是个PWP凑合看吧……


红心回帖,我滚了……



评论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