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jingdan

【盾冬】幽灵保镖 03

七花七夕:

01   02


 


一个OOC的开场:


冬日战士表示,凡是揭开我面罩的男人,最后都死了。


美国队长表示,哦,那我算是这个世界上活着的人中第一个看你容貌的男人吗,这是我的荣幸。


猎鹰表示,????我已经不想吐槽了。


————————————————


 


SteveRogers其实是个闲不住的人,突然发现自己上班只有喝茶看文件的事可做,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偏偏他伤的还是右手,连写总结报告都不行,就只有干瞪眼看下属忙来忙去的份儿。


专门负责文秘工作的Wanda笑得温柔:“队长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做得很好的。”


Steve不想和小女生解释他渴求工作的心理状态,毕竟Wanda和许多青春无敌的姑娘们一样,盼望着今天能不用加班,可以早点回家换一身漂亮的连衣裙然后跟男朋友看一场电影吃一顿烛光晚餐。


Steve不喜欢下班,这些年他和太多的社会险恶打过交道,早已过了一腔热血的年纪,至少投入工作时他可以告诉自己这是除暴安良,这是在救太多人的性命,这是自己被社会所赋予的一份责任。


可现实就是现实,他受伤了,地球依旧在转,连他的行动队都一切如常。


他心底那点微妙的职场焦虑症似乎也没人看得出来。


他都不知道自己发呆了多久,直到思绪被电话铃声打断,是来自Sam的催促:“队长,我已经开车在神盾局门口了,你怎么还没下来?”


Steve这才回过神来,窗外已是黄昏,天有些朦朦发黑,因为最近没什么外勤要出,外头总办公室的各位都已经下班离开了。


只余一室寂静。


他站起身来伸伸懒腰,扭扭发酸的脖子,突然被一旁椅子的响动唬了一大跳。


他惊恐地望过去,却是冬日战士站了起来,似乎对自己这种害怕的表情觉得疑惑不解。


该死,对方安静得让他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有个保镖。


Steve颇有些歉意,保镖这样无趣的工作人家都如此尽心尽力,而他轻松地在办公室待了一天,却一直莫名其妙地悲春伤秋,简直说不过去。


“Barnes先生,晚饭吃什么?”他问冬日战士,“你有什么想吃的尽管说,我请客。”


冬日战士漠然地看着他:“我带了压缩饼干。如果我在餐厅分神去吃饭,可能会有人扮成服务员用匕首捅你的后背。”


于是Steve的提议被一句话终结。


他只是想去餐厅吃点好的,不至于这么惨吧。


上车时Sam很欢快地说:“队长,要去哪里吃?我知道有一家新开的店,意大利面很棒。”


Steve表示,还是回家煮面吧,我现在对服务员暂时有阴影。


 


 


Steve的厨艺其实不错,单身男人一天到晚吃外卖总是不健康,可惜他伤了手,希望给保镖露一手的机会都没有。


看不下去的Sam只得帮他煮了最普通的意大利肉酱面,当Steve邀请Sam一起留下来共进晚餐时,Sam看了看那位保镖冷峻的目光,决定为了吃一顿舒服的饭还是走为上计的好。


我宁愿一个人去快餐店啃汉堡,也不想被冬日战士盯着吃饭,Sam想。


那家伙看起来似乎自己用叉子的手法不标准,就会一枪扫过去的样子。


Steve将两盘面端到餐桌上,转身见冬日战士还是笔直地站着,便友善地笑了笑:“你不是说拉上窗帘,在家里很安全吗?过来一起坐吧,你总不能一直靠压缩饼干过日子,那多不健康。”


真是辛苦的职业,Steve觉得反正他当不来,难道这两天冬日战士都是趁他不注意往嘴里塞两块压缩饼干充饥的吗?


他觉得自己身为被保护人真是失职,总以为冬兵和他那帮队友一样,饿了就自己觅食去,不是去餐厅就是订外卖。


他将面推到冬兵面前:“吃点吧,别辜负Sam特地煮面的好意。勉强现在我们两算上下级关系?你就当是我下达的命令?”


冬日战士为难地看了他一眼。


Steve恍然大悟:“你是不是不想把口罩摘下来?我明白,你带口罩必然是有原因的,没关系,我去卧室吃。”


说罢他不由分说端起面条就走:“放心,卧室窗帘拉好了,我会坐在不靠窗的那一侧,很安全,你不用担心。”


他“呯”地关上门,三下五除二将意大利面解决掉,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然而客厅并没有什么声音,冬兵一向是很安静的,如果不是实实在在地出现于眼前,很容易使人忘记了他的存在。


所以口罩下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呢?对方是做过雇佣兵的人,既然现在当起了保镖,想来这其中也发生过一些事情的。


难道是毁容?Steve心里凉了一下,战场上的枪炮从来不会对人温柔的,他有同事也是曾被炸弹毁容,那些火药所造成的伤疤永远难以消除,丑陋而外翻的皮肉会终身提醒着当事人自己曾经遭受到的苦难。


冬兵的资料表上那张模糊的一寸照片,虽然磨得快要看不清五官,却也绝对是个长相端正的小伙子。


若出现了残酷的对比,也难怪不愿示人了。


Steve满心内疚,自己差点就成了揭人伤疤的恶人了。


半小时后他才推门出去,冬兵还是戴着口罩,安静地站在桌边,而盘子里的意大利面已经空了。


从眼睛里不由自主流露的情绪来看,冬日战士对这餐挺满意。


Steve希望自己的手臂快点好起来,这样他就可以让这位Barnes先生尝尝他的手艺了。


左手刷碗也是真痛苦,至于冬日战士,还是例行不帮忙,只是站在他身后看着。


保镖嘛,就要这样尽职。Steve自我安慰道。


 


 


“我觉得饭后我们应该出去跑跑步,你觉得呢?”Steve问冬日战士,他伤了手又不曾伤了脚,医生也说只要手臂不被撞到就没什么,再这样一下班就闷在家里,他觉得自己快要发霉了。而且冬兵总这样阴郁,Steve觉得带他出去散散步应该会心情好一点。


“你的仇人有黑帮属性,那么手下一定不少。”冬日战士想了想说,“如果他让一群人来伏击你呢?”


Steve朝他温和地笑了一下,装似恳求:“不会这么巧吧,事实上出去慢跑对我的身体有好处,这不是有你呢吗?我们还可以叫上Sam。可以吗?”


冬兵迟疑了许久,终于点头同意。


末了他在Steve要出门时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问我可不可以?你是我的雇主,我的任务是随身保护你,不是安排你的行程。”


Steve正在提鞋,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门口。他好不容易稳住自己,尴尬一笑。


说得有道理,我为什么没想到?


Sam不是很喜欢和Steve一起出来慢跑,因为即使美国队长断了一只胳膊,所谓“慢跑”依然是不会慢的,Sam每次都用尽全身的力气,还是追不上他,然后会看见Steve悠悠然地环湖跑好几圈,有时候还会在超过自己的时候适当进行嘲讽。


于是Sam就眼睁睁看着右臂打着石膏的Steve从自己身边路过,速度快到飞起。


更神奇的是,他那位一言不发的保镖一直紧紧跟着他,毫无落后的迹象。


终于被Steve说服,没有扛着大狙出来吓唬路人的冬日战士,果然也是有异于常人的好体格的。


Sam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跑得最慢的人。


 


 


当他们跑到某处相对隐蔽的地方时,Steve和冬日战士同时停住了脚步。


Sam气喘吁吁地追过来:“怎么停住了。”


冬兵警惕地看了一眼Sam,然后对Steve说:“人不少,但应该没有枪。还可以对付。”


“当然没有枪。”Steve笑了笑,“有枪他们早就偷袭了,根本不用等到这里。”


Sam一头雾水地刚要询问,发现他们已经被十几号人给包围了。


好吧,运动过度,他平时敏锐的感觉也迟钝了。


冬日战士闪到Steve右侧:“你站着不动就好,他们没法远程偷袭只能近身,不是大麻烦。”


Steve皱着眉说:“这些人和一直追杀我的未必是同一批,不要出人命。”


万一冬兵掏出手枪和手雷来,第二天警察在这种地方发现横尸一片,到处都是尸块脑浆,简直画美不看。


他这口吻完全是行动队队长的样子,Sam习以为常,冬日战士却显得很为难:“我不能保证,我只能保证你不会死。”


“尽力吧,我信得过你的业务水平。”Steve微笑着拍拍他的肩,Sam觉得自己有点看不下去,干脆冲过去对着一个挑衅的家伙狠狠挥起了拳头。


对方没有枪,可对方有大砍刀,然而当黑社会的混混遇上神盾局的特工,只有挨揍的份儿。


冬日战士显然并没有什么好耐心,Steve的话对他也没什么约束力,他只是直接简单粗暴地掏出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小手枪,呯呯呯呯就是六发子弹,全打在那些人的肩膀上,然后六个人瞬间丢了手中的武器,躺倒在地直哼哼,场面甚为凄惨。


几乎所有人都被震慑了一下,Sam趁机挥拳将自己发呆的对手揍晕。


可既然敢来挑衅,便不会都是没用的人,有个大块头在冬兵最后一颗子弹射光的瞬间冲了出来,一拳将冬兵打了个踉跄,让他连换子弹或者掏匕首的时间都没有。


很明显,对方的功夫不弱。那身板映衬得冬日战士都小了一圈,斗大的拳头直接招呼过来,若是普通人,挨上一拳大概就晕倒在地了。幸好冬兵十分灵活,对方块头虽然大,却很难打得中他,一直在缠斗却没法子对冬兵造成伤害。


很漂亮的身手,应该和自己不相上下。Steve想,真希望自己已经恢复健康,他有很想和这位Barnes先生切磋一下的冲动。


他一时看得呆了,身后草丛里又窜出两个人影,企图攻击他。头也不曾回的冬日战士双手微动,两柄匕首已经插到了偷袭者的眼睛上,Steve听着这惨叫,心里不由感慨。


不愧是雇佣兵,狠辣而不留余地,他们的世界里只有自己才是规矩。


因为这一点分神,那个大块头伸脚踢向了冬兵的腹部,这使得他在地上滚了两圈。


于是Steve叫道:“Barnes先生,让一下!”


站起身来的冬日战士就见他的被保护者风一般地从自己身边掠过,冲到了大块头面前,双足腾空间一个漂亮的倒挂飞踢,准准地踹在对方的脑袋上。


大块头的身体沉闷地栽倒在地,再无半点声息。


这样极具冲击性的攻击使得其他小喽啰一哄而散,冬兵站起身来揉了一下被踢得有点不舒服的胃:“你很厉害。”


转过身来的SteveRogers却是怔住,整个人说话结结巴巴:“那个……Barnes先生……”


冬日战士这才发现,他的口罩在刚刚的缠斗中掉落了。


于是他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刚刚打了场胜仗却手足无措的Steve,他的口罩掉了,所以那又怎么样?


 


 


Steve有时候不太喜欢自己的大脑,他的业余爱好是画画,可能有时候思考东西特别感性,偏偏还容易想得太多。


发现Barnes的口罩掉了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捡起来还给他,也希望Sam看到口罩后那张与常人有异的面孔时不要管理不住自己的表情,露出或惊讶或同情的样子来。


然而一切并没有发生,忙着解决几个跑得慢的敌人的Sam无暇去看Barnes长什么样子,而Barnes本人也没有半分所谓毁容的迹象。


不但不是毁容,甚至长得很好看。


即使神情漠然,Steve还是觉得这个男人很英俊,姑娘们会喜欢的那种英俊,而他的嘴唇,Steve形容人的词汇一向匮乏,他真的不想用“性感”来形容一个男人的嘴唇。


那样的嘴唇,配上那样的眼睛,真的一切刚刚好。


“嘿,那帮家伙逃得比兔子还快。”Sam喘着气跑回来,推了推发呆的Steve,“队长你怎么了?还是赶紧回去吧。”


“没错。”冬日战士说,“屋子里的安全概率的确比外面要大一些。”


而Sam也注意到了他掉落了口罩:“你这家伙终于把口罩摘掉了?话说你为什么一直带着口罩?搞得我以为你是个大龅牙。”


冬兵白了他一眼:“因为我的同事说这样看起来更专业,更让人信服。”


“的确挺酷,哪天我也带个口罩试试。”Sam不以为然地拿起电话先报警,皱着眉评价了地上躺着的几个倒霉蛋,“你下手的确狠,够专业了。”


Steve还怔怔愣在原地,Sam奇怪地推了他一下:“队长,你怎么不走?”


“你的口罩不要了吗?”Steve捡起口罩对冬兵说。


冬兵表情依旧漠然,然而配上他微翘的嘴角,更像是在展示自己的无辜:“这都那么脏了。我有好几个,不需要了。”


 


骗子,都是骗子,心情郁卒的SteveRogers想,说好的背后太多辛酸故事的曾经的雇佣兵呢?


 


 


———————tbc—————————


美国队长,一个一言不合就倒挂金钩的Boy





评论

热度(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