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jingdan

【盾冬】Tomorrow(四)

七花七夕:

1   2    3


这篇就是展望,希望盾冬多一秒的同框~~~


希望陛下成为我圈的甜文太太,虐文大手太多受不住啊


依旧是第一人称,黑豹视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巴恩斯真的醒来的时候,我无心去关注史蒂夫罗杰斯究竟怎么跟他解释他被从冷冻舱里放出来的原因,大抵也就是美国队长事先和我们套好的那些词了大概。


想想巴恩斯也的确倒霉,从过去那几十年的遭遇来看,他大概并不曾拥有多少清醒的时光,好不容易脱离了九头蛇,结果又将自己赎罪般地冰封了起来。


也难怪史蒂夫罗杰斯一直为此忿忿不平,一定要毁掉冷冻舱才能安心些。


我要平息瓦坎达的内乱,这是个繁琐而令人头疼的工作,虽然姆巴库已经被收押,可他的旧部以及白猿教的那些家伙总不会就此规规矩矩。或许成为一位君主,便是注定了要承受这样的压力。


无奈的身不由己,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下去。


轻松不少的美国队长愿意和我聊到这样的话题,说起被命运摆布,他显然比我离奇得多,想抓住的东西一件件从指尖流逝。


能平安回到他身边的巴恩斯,便也显得尤为珍贵了。


 


 


巴恩斯却依旧显得心事重重,他大概一直最害怕的就是重新落入九头蛇的手中沦为杀人机器,于是他将自己交托在史蒂夫和我手中看管。


真惭愧,瓦坎达也差一点让他再次陷入自己最怕的境地。


美国队长显然不认为这种事情会发生,姆巴库的事被他解释为时刻都难免的意外,这如果让瓦坎达那帮老臣听到,一定会联名上书将这个出言不逊侮辱瓦坎达的美国佬赶出边境的。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巴基。”公众休息室里,史蒂夫搂着他朋友的肩膀,两个人用一种很舒服的姿势几乎是依偎着靠在沙发上,巴恩斯紧锁眉头在思考,而史蒂夫罗杰斯的劝慰却一直不曾停止过,“这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可能发生叛变和意外,你要是因此失去信心,那就只能去外太空生活了。”


或许他说的话相当有哲理,可他们两个的姿势也相当令人浮想联翩,反正如果姆巴库还是我的生死兄弟,我也绝对不可能用这样的姿势和他靠在一起的,想想我都觉得自己表情怪异。


我应该将此情此景拍下来然后上传到美国的社交网站上去,美国队长的一条腿都插入了冬日战士的双腿间,我相信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公共休息区,他一定将巴恩斯整个人都圈进怀里了。


至于巴恩斯,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看来他们两个早已习惯了这样紧密的相互依偎,尤其是巴恩斯迷失在人生路上需要心灵导师的时候。


史蒂夫罗杰斯的确是个会讲大道理的人,但我肯定他不会对任何一位找他做心灵辅导的人做出这种举动的。


当然,有时候只是我多虑,美国队长并没有什么美国时间充当世界的圣父,他目前除了那些熟识伙伴的处境问题以外,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陪伴苏醒的巴恩斯身上。


所幸现在的瓦坎达刚刚平静,倒还不用担忧巴恩斯再遭遇些什么外界伤害,史蒂夫也感慨自己总算能过几天安稳的日子了。


我没问他巴恩斯刚把自己冻起来的那些日子,瓦坎达明明很岁月静好,他难道没感受到安稳吗?


这是个蠢问题,至于答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只要史蒂夫罗杰斯待在瓦坎达,我就没见他们俩分开过,简直是随时随地出双入对。巴恩斯的身体还很虚弱,大部分时间他们其实都在复健中度过,巴恩斯做些简单的肌肉恢复运动,史蒂夫就在一旁的运动区跑步举哑铃,挥汗如雨,偶尔我被邀请和他们一起锻炼,但很快我就不想去了,因为感觉自己完全是个多余的人。


我宁愿一个人在自己房间隔壁的健身房里锻炼身体。


或许他们一开始会跟我打个招呼,后来的话题却肯定会转移到七十年前的布鲁克林,两个淘气孩子在街巷间的冒险,巴恩斯小少爷交的诸多女朋友,金发小个子永远不能达标的体能等等。


这谈话氛围总给我一种当年我听爷爷和他的老哥们追忆往昔的沧桑感。


虽然外表年轻,但我不应该忘了我和这两个老人是有代沟的,这代沟横跨了七十年之久,将他们两人分隔在了所有人的另一边。


这么说或许有点怪,两个真正的老爷爷追忆往事,至多让人感慨时光匆匆,而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聊起天来,则是让我根本懒得参合。


他们连眼神都是始终注视着对方的,我真的不明白史蒂夫罗杰斯一边在跑步机上加速奔跑,一边视线不离慢慢踩脚蹬恢复腿部肌肉力量的巴恩斯,到底是怎么样能保持这种速度却居然不摔跤的?


 


 


只可惜美国队长并不是能随心所欲闲着的人,很快从华盛顿那边传来了消息,似乎又有超级英雄遭遇了迫害,史蒂夫罗杰斯只能再次忙碌起来。


我觉得他不舍的眼神简直比每一次都要焦灼。


想来我也理解他的想法,之前巴恩斯躺在冷冻舱里,虽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但他好歹知道巴恩斯身在何处状况如何,如今冷冻舱已经毁了,巴恩斯待在局势尚不算完全安稳的瓦坎达,还用一种完全不希望史蒂夫罗杰斯离开的期盼目光盯着他,大概这位坚强的队长也把持不住的。


他没上去搂住巴恩斯话别三分钟,已经很有自制力了。


我觉得他几乎分分钟就要说出“我不走了”这种话。


可惜美国队长始终是美国队长,我还没见他丢掉过自己的责任,哪怕是之前他和巴恩斯处境那么艰难的情况下,他依旧还是有着原则。


毕竟这才是他打动我,让我愿意相助的缘由。


即使我跟他再三保证,一定会看护好巴恩斯,不会使他再遭遇类似姆巴库这样的危机,罗杰斯也依旧是不信任的,我怀疑他根本不相信任何人能代替自己保护好巴恩斯。


失而复得大概让他的保护欲膨胀了起码四倍。


终于罗杰斯以一种壮士断腕的悲壮感转身就走,巴恩斯在身后小声而凄楚地说了一句:“注意安全,史蒂夫。”


我其实怀疑他是故意的。


因为刚正勇猛的美国队长突然转身跑回来,然后他们两个真的搂在了一起话别。


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以为他们会说上三分钟,但半小时后他们不知道还在絮叨些什么。


平时我见他们已经聊得太多了,真的也不明白为什么能有那么多话说,他俩怎么看都不是话唠的那种类型。


于是我打着哈欠往回走,明天我还有太多事情要处理,没有任何兴趣去提醒二位注意时间,反正美国那边的危机迟到一个小时,似乎也不会有太大的关系。


 


————tbc————

评论

热度(328)